中國西藏網 > 讀書

一曲合作共贏的歡樂頌

潘凱雄 發布時間:2019-06-12 10:13:00來源: 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王立新著 河北教育出版社 花山文藝出版社聯合出版

  河北出版傳媒集團旗下的河北教育出版社和花山文藝出版社新近聯袂推出了著名報告文學作家王立新的長篇報告文學新作《多瑙河的春天——“一帶一路”上的鋼鐵交響曲》。作品以“一帶一路”國際合作為大背景,以河北鋼鐵集團公司收購經營塞爾維亞斯梅代雷沃鋼廠為主要事件,講述了河鋼塞鋼管理團隊三年來扎根異國他鄉勇于擔當、忠誠履職,使得這家百年老企業扭虧為盈、重獲新生的故事。

  這個故事所觸及的兩個關鍵詞本身就充滿了看點。

  一是“一帶一路”。自習近平總書記2013年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后,“一帶一路”已經成為國際政治經濟生活中的一個熱詞;

  二是鋼鐵。一面是來自中國的河鋼集團。在我國2015年提出的“去產能、去庫存、去杠桿,降成本,補短板”這“三去一降一補”的經濟調整總方針中,其中“去產能”首當其沖者就有鋼鐵一項,在這個大背景下,河鋼怎么辦?一面是位于中東歐的塞爾維亞斯梅代雷沃鋼廠,這家創辦于1913年的百年老廠曾有過為斯梅代雷沃市貢獻40%GDP的輝煌,也有過2002年宣告破產的辛酸;更奇葩的是:2003年,全球著名鋼企美鋼聯曾斥資2300萬美元收購了這家百年老廠,但不幸的是差不多在十年后的2012年他們又以1美元的價格拋還給塞爾維亞政府,從而蒙受了4.5億美元的巨大經濟損失。如此一中一西的“兩鋼”又會撞出什么樣的鋼花?

  上述兩個有看點的關鍵詞實際上就構成了這部報告文學新作的看點和特點。《多瑙河的春天——“一帶一路”上的鋼鐵交響曲》實際上既講述了河鋼自身鳳凰涅槃的故事,又重現了河鋼收購塞鋼后使得這家百年老廠浴火重生的艱難歷程。

  產能過剩一度曾是我國鋼鐵行業繞不開的難題,河鋼也不例外。如何破解?河鋼走出了幾手妙棋:一是主動退出低端產品的同質化價格戰,轉而挺進高端市場;二是做新產業新業態的引領者; 三是通過收購南非礦業、控股瑞士德高公司等一連串的資本運作,直接或間接參股控股境外公司約70家……“河北河鋼”變成了“世界河鋼”。這樣一個蛻變的過程在本文中雖不過如此了了幾筆,但我們完全可以想象,在這個過程的背后,又凝聚了多少智慧、勇氣與辛勞。

  當河鋼收購塞鋼后,我們同樣很難想象河鋼派出的河鋼塞鋼管理團隊不過只有區區9人,而正是這9個人嚴格秉承著河鋼國際化戰略中創新性提出的“用人本地化、文化本地化和利益本地化”這三個本地化原則,面對兩種經營管理模式、兩種文化和法律、兩種生產技術設備改造規定、兩種結算方式和兩種新市場開發視野等多種差異,先后闖過了飲食、語言和文化生活貧乏等一道道難關,從2016年7月河鋼塞鋼管理團隊正式接手到是年年底,便出色地完成了“三年三步走的第一步目標,跨過了長達七年嚴重虧損的冰凍期,一舉創造出扭虧為盈的奇跡。據塞爾維亞財政部數據顯示:2016年下半年,河鋼塞鋼的鐵、鋼、材產量均比上年同期增長50%以上,實現產值3.31億美元,比上半年增長73%,高附加值產品冷軋板比上半年增長112%,產品出口美國、西歐、中歐和東南歐等國家及地區,成為塞爾維亞第二大出口企業和帶動這個國家經濟復興的重要動力,創造了令人難以置信的“嚴冬里的春天”。也無怪乎中宣部要授予河鋼塞鋼管理團隊“時代楷模”光榮稱號。

  事實勝于雄辯!這樣的故事勵志長氣,也用客觀事實無聲地澄清了圍繞著“一帶一路”倡議的種種嘀嘀咕咕。在這個經濟全球化的大時代,惟有開放、惟有尊重彼此的合作、惟有奉行共贏原則,方可成為推動全球經濟可持續發展的新動力。

  作者王立新將這一切描述為“一帶一路上的鋼鐵交響曲”,而這樣的美好結果其實又何嘗不是一曲“合作共贏的歡樂頌”?(作者為中國出版集團副總裁)

(責編: 李文治)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 從生活的“痛點”到網絡文學的“拐點”

    作為一部現實題材作品,作者的筆觸深入密密麻麻的日常事件中,勾勒出一個自閉癥孩子及其一家人無法回避的現實生活。這部小說也是一部充滿豐富生命體驗的少年兒童成長小說,閃爍著人性的光芒,洋溢著人情的溫暖。[詳細]
  • 折得一枝香在手

    我從小就佩服動手能力強的人,其中就包括各種匠人。兩年前,我在深圳松崗做講座時,首次得到采寫手藝人的機會。松崗街道的干部代為約訪了一位區級非遺——木器農具的傳人文業成。[詳細]
  • 趙曉夢長詩《釣魚城》研討會北京舉辦

    中國作協書記處書記、主席團委員邱華棟從讀者和寫作者的角度點評了《釣魚城》,“我覺得曉夢在這首長詩里面非常棒地嘗試了將一個歷史事件以一種敘事性的方式把它結構成一首1300行的長詩,而且是非常成功的。”[詳細]
组三复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