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讀書

藏區支教十五年創作自傳體小說《雪蓮花》

張知依 發布時間:2019-06-13 11:15:00來源: 北京青年報


江覺遲與藏區孩子們的合影

  

  人民文學出版社12日出版了藏區支教扶貧小說《雪蓮花》。該書是作者江覺遲以自己在川藏高原歷時十五年的支教、幫扶生活為藍本創作的自傳體小說。

  《雪蓮花》主人公梅朵從內地來到藏區支教、幫扶,而作者江覺遲也是在2005年就帶上個人全部積蓄,只身來到橫斷山脈的川藏高原支教、幫扶,創辦了草原孤兒學校,給草原孤兒、貧困孩子、失學兒童提供基本的照料和教育。

  小說素材

  15年間寫下52本日記

  “我在草原上工作了前后15年,經歷了很多事情,有繁雜的事情,也有溫暖的事情。”江覺遲告訴北京青年報記者,這本《雪蓮花》來自她的52本日記,“我以前也沒想過出《雪蓮花》。也許是自己在家的時候老看日記,經常會看到我和孩子們的故事,還有幫扶的那些故事,我就特別想寫一本書,所以才有了《雪蓮花》。”

  江覺遲坦言,在草原上做幫扶工作困難比在內地大很多,而小說《雪蓮花》中有許多情節都是從真實的經歷中得來的。“書中第36章,梅朵和齊麥鄉長去參加扶貧摸底,騎馬經過一個山溝的經歷,那是我的一個真實經歷。當時我們和鄉里的幾個領導下去扶貧,主要做摸底工作。沿途要經過一個山溝,山溝本來有一座用一塊長木板搭成的簡易木橋。但不知為什么等我們到達時,木橋沒有了。沒辦法,只能借助騎馬的力量飛奔過去。如果是一個人,馬背負的重力就會小一些,當然可以順利地通過。但我的騎馬技術并不好,要是在飛奔的過程中我控制不住馬匹,那就會直接掉進深溝里去。所以我選擇和另一位體重較輕的人共同騎馬,我們一起跨越。但馬背負的重力還是太大,當時我們差點就掉進深溝里去了。”

  作者心路

  寫《雪蓮花》時像在看電影

  《雪蓮花》的封底寫著這樣一句話:“愛,就是把你變成被愛的人中的一個,有他們的氣息,和他們過一樣的生活,如此才能融入他們,并讓他們接受你的愛。”江覺遲告訴北青報記者,這句話也是來自她和一位幫扶的學生的真實故事:“五娃子是我幫扶的一個孩子,也是一個特殊的孩子,身心有一些缺陷。有一次,五娃子和一個大孩子產生爭執。大孩子當時就把五娃子推進泥水當中,正好被我看到。為了不讓五娃子受到更大刺激,我自己也跳進泥水中,把孩子們的這場爭執,變成我和孩子們的一場游戲——玩泥巴的游戲。很快我也是滿身泥水,小小的五娃子自然是相信了,也就當成了游戲,和我們玩起來了。這樣,一件本來很傷害孩子的事,變成了一場有意思的游戲,過去了。”

  走訪貧困家庭,碰到的困難雖然很多,但也會遇到很多溫暖感人的事。江覺遲講到自己和牧民彩吉的故事。“我們在草原走訪時,遇到過一位嗓音很好的婦女。我們很想聽她唱歌。但是她很害羞,不愿在我們面前放聲歌唱。不管我們怎么請求,她都是金口難開。有一次,她家遇到了困難,小說中寫的是她家的牛難產,我們正好趕上了,就幫助了她。出于感激,她要送我們酥油。我們當然不會接受她的禮物。在我們離開時,她竟然主動為我們唱了一首歌。當時我們都非常感動。在《雪蓮花》中寫這個故事時,我的腦海中同步就會出現當時她唱歌的樣子。”

  這樣的故事還有許許多多,在江覺遲看來,自己寫《雪蓮花》的時候,像在看電影:“我每寫一個故事,我的腦海中都有畫面,我是按照回憶和畫面在記錄我的生活。”

  最大感受

  見證川藏草原15年巨變

  談及15年的支教扶貧生活,江覺遲最大的感受是“親眼見證了草原十五年的變化”。“尤其是從2015年‘脫貧攻堅’開始,完全可以用突飛猛進來形容。比如交通,過去沒路的地方,現在都通了路,并且基本都實現了‘村村通’。路一通,農牧產品就都走出了大山,產生了價值,農民們的生活因此也得到了很大的改善。”

  江覺遲還談到了教育,“因為政府的扶貧政策實施到位而得到穩固,比如易地搬遷,讓很多遠牧點的孩子可以就近上學,草原的失學率也因此逐步降低了。”

  “國家電網也已經架設到草原上了,大概明年左右我們草原上可以覆蓋網絡。可以說,草原上發生著實實在在的變化。”江覺遲說道。

(責編: 李文治)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 書香北京:千萬人參與的閱讀盛會

    從去年10月至今,北京大大小小新開張的書店、閱讀空間已超過50家,超市、社區、學校、商業區、旅游景點、寫字樓,閱讀空間、書店遍及城市不同角落,成為人們文化生活的忠實陪伴。[詳細]
  • 走!到新華書店泡上一天

    timg (1).jpg
    單一的圖書銷售功能已經遠遠不能滿足當下讀者對書店的需求,新華書店必須轉型升級,這也是我們打造‘最美書店’的初衷。[詳細]
  • 關于圖書出版“走出去”的思考

    自20世紀60年代加拿大多倫多大學麥克盧漢教授提出“地球村”概念以來,一方面,人類大家庭的觀念日益深入人心;另一方面,族群、語言、地域和宗教的力量在人們日常生活中所發揮的作用也越來越大。[詳細]
组三复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