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文史

【風雪征程憶當年】86歲“珞域文化搶救者”冀文正:我曾是十八軍(下)

王淑 發布時間:2019-06-12 09:07:00來源: 中國西藏網

  【編者按】新中國成立之初,為了祖國的統一,人民的解放,中國人民解放軍西南軍區和西北軍區派出部隊,執行中央決策,從四川、青海、新疆、云南四個方向向西藏挺進。進軍西藏、經營西藏的任務主要交由十八軍。進軍西藏的先驅們用他們的青春、熱血甚至生命書寫的故事雖早已遠去,但其內涵卻依舊激蕩人心。那個特殊年代里,那段走進西藏、建設高原的故事,今天正由親身經歷者、參與者和記錄者娓娓道來,雖歷久卻彌新。

  中國西藏網訊 1950年5月,藏訓隊畢業在即,校領導不時親臨指導,講意義、提希望、贈留言。在十八軍戰士冀文正的日記里,清晰地記錄著當時的一段談話:

  一天午休時,指導員和我促膝談心,他說了很多,大致有幾點:一是說人生不易,做個好人、合格的軍人很難,但聽黨的話、努力學習、主動改造、堅定世界觀,就可以做一個人人喜歡、受夸獎的人;二是永遠不能驕傲,永遠要謙虛謹慎,向群眾學習,取長補短;三是向士兵學習,他們雖然沒文化,但本質好,一心想著打天下,命都不計較,你們要尊重、愛護和幫助他們,學習他們的長處,彌補自己,克服自身的弱點;四是遵紀守法,尊重領導,團結群眾,共同前進。


圖為86歲的冀文正。攝影:李元梅


圖為1950年,十八軍戰士冀文正進藏留影。圖片由冀文正提供


圖為1951年,冀文正獲得的“三等人民功臣”證書,上有“譚冠三印”。圖片由冀文正提供

  1950年5月12日,冀文正和3名同志被分到了53師158團二營工作。二營營部政治干事說:“我營近期的任務是修筑康藏公路民山至天全段,下一步是上二郎山,因此任務艱巨,你們各去一個連隊,冀文正去六連,任文化干事。”


圖為參加修建康藏公路(今川藏公路)的筑路官兵和民工在懸崖絕壁間開山筑路。翻拍:李元梅

  筑路二郎山:沒有工具就自己造!

  接手任務之后,部隊就開始向二郎山進發了。冀文正在兩路口西、濫池子待了2個多月,修筑康藏公路(今川藏公路)。

  冀文正感嘆道:“在二郎山上修路其艱難不言而喻。從天全城出西門就是重巒疊嶂的雪域高原了,而首先要面對的就是海拔3400多米的二郎山,它像一堵無法逾越的高墻聳立在川西平原西側,這里是入藏的必經之地,擬建的康藏公路就要穿越它。當時筑路部隊僅有少量的施工工具,更談不上筑路機械了,戰士們只有憑赤手空拳與險惡的環境作斗爭!”

  在他的記憶里,在二郎山上修路的日子,幾乎沒見過太陽,印象里總是陰雨連綿。當時,一個排的戰士住在一個30多平米的草棚子里,棚子中央搭了一個架子,下面生著火。每個戰士只有兩套衣服,白天去勞動,滿身的雨水、汗水。晚上回到住的地方,把臟衣服換下來、洗好,炊事班的戰士幫忙搭在架子上烤干。就這樣,兩套衣服輪替著穿。

  冀文正還記得,領到的炸藥只有5個,根本不夠用,工具只有鐵鍬十字鎬,沒有任何機械,基本靠自力更生。挪開山上的巨石,得靠一個排的戰士喊著號子一起拉動。沒有現成的繩子,戰士們就自己想辦法,用柳條、藤條擰成手臂一樣粗的粗繩。冀文正回憶道:“沒有工具就自己造,柳條一編就是筐子,木頭一砍就是扁擔,藤條一擰就是繩子。”

  山上很容易塌方,今天剛修好的路,有可能明天就被泥石流沖垮了。就這樣,在與大自然艱苦搏斗的過程中,4個月修通了5公里路,走在自己參與修筑的路上,冀文正感到心情愉快又輕松。


圖為熱火朝天的甘孜機場擴建工地。翻拍:李元梅


圖為十八軍在野地里挖野菜。供圖:金堅

  建甘孜機場:野菜成了部隊的主要口糧

  從天全到甘孜的公路修通以后,1951年4月底,十八軍53師和54師順利到達甘孜。

  為了長期支援西進部隊,建立一個穩固的空運基地,作為后勤運輸的快速通道,其重要性和緊迫性已經凸顯出來。西南軍區決定在原有極為簡陋的甘孜機場上,用最短的時間,擴建出一個可以適應進軍需求的機場。

  在修擴建甘孜機場的整整一個月里,團黨委發出“勒緊褲腰帶,困難面前不低頭”的號召,組織部隊上山挖野菜。

  4月底到5月初的甘孜地區,滿山新長出的野菜成了部隊的主要口糧,一吃就是二十多天。剛開始,戰士們把平整土地時翻出來的草根煮來吃,有的草根有毒性,吃了全身發紫,還有的吃了后臉腫得把眼睛擠成了兩條縫。

  冀文正說:“后來,我們就用藏語問當地老百姓哪些野菜可以吃。山上遍布一種叫藿麻頭(藏語稱‘薩覺’)的植物,不小心碰著皮膚會潰爛。藏族群眾和山里人向我介紹,藿麻頭的毛刺能使人的皮膚像火燒一樣痛,不過它可以吃,營養價值還很高,當地群眾多以它來充饑。在山上的幾個月,我們不知吃了多少藿麻頭。”


圖為十八軍戰士在荒涼的山坡上建筑高原營房,挖窯洞打造自己的住所。供圖:金堅

  圖為十八軍戰士用自己勤勞的雙手安好了土窯,蓋上了房頂,修飾成一座清潔整齊的住所,大家在里面生活學習。供圖:金堅

  住土窯洞:4名再也醒不過來的女兵

  修擴建甘孜機場時,僅有的帳篷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第四野戰軍從日軍那里繳獲的,一個帳篷里能住4個人。這些帳篷都是使用過很久的,已經不隔水了,雨下完了,濕透的帆布還繼續滴水,被子都是潮濕的。冀文正說:“我們六連把帳篷讓給了其他戰友,住在甘孜機場旁邊的土窯洞里。”

  1951年6月的某個深夜,經過一天緊張的勞動,那些極度疲憊的女兵們深睡在簡易的窯洞里,突然一聲沉悶的響聲,窯洞坍塌了。這是一個下著大雨的黑夜,窯洞上蓋著帶刺的樹枝、厚厚的草皮和泥土。

  出事后,由于下大雨又是在黑夜,油燈無法點亮,救護工作很慢,加上大家又不敢用鐵鍬挖,怕傷著人,只能用手扒。大家不顧帶刺的樹枝劃破雙手,使勁兒地扒啊扒,10個人都扒出來了,其中4名窒息昏迷,因醫療條件太差,雖經衛生員搶救,但4名女兵的身體慢慢地變涼。她們再也醒不過來了。

  冀文正的日記里,清楚地記錄著這4名女兵的信息:她們是53師師部女兵班的戰士,名字為李淑惠、周婉蘭、趙子珍和余任難,年齡最大的19歲,最小的17歲,來自河南、貴州和四川三省。

  如今,她們的忠骨安臥在甘孜烈士陵園里。


圖為芫根有了好收成。供圖:金堅

  生活高原化:“改良酥油茶”令人回味無窮

  在冀文正的記憶里,十八軍進軍西藏,遇到的敵人并不多,最大的困難是與大自然搏斗。要戰勝大自然,首先要認識它、適應它,部隊提出了“生活高原化是建藏第一步”的口號,要求戰士們學會搭帳篷、喝酥油茶、吃糌粑和牛羊肉。

  修建甘孜機場的過程中,常常風沙很大,每個戰士的雙頰、嘴唇、手背都是干裂的,隨著慢慢配備了擦臉油和手套,情況有所好轉。

  第一次喝酥油茶,冀文正是捏住鼻子喝下去的,覺得有一種“洋油”的味道。后來,他就去向藏族老百姓詢問怎么去掉這個味道。他們建議冀文正把酥油化一化,再把渣滓篩掉。部隊又想辦法弄來了花生米,砸碎,加上炒過的芝麻、糌粑,放在酥油茶里一熬,香味四溢,再沒有“洋油”的味兒了。直到現在,冀文正還回味無窮,保持了每周吃一頓酥油糌粑的習慣。

  提到酥油茶,冀文正內心滿懷感激:“喝了這個,嘴唇不裂了,晚上睡覺不冷了,干活兒也有勁兒了。晚上站崗,沒有大衣,是酥油茶幫助我們抵御了嚴寒。”(中國西藏網 記者/王淑 李元梅 孔夏 講述者/冀文正 部分內容參考自冀文正作品《從南下到西征——十八軍老戰士冀文正的人生足跡》、張小康作品《雪域長歌——西藏1949—1960》)

(責編: 李文治)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组三复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