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文史

進藏先遣連 (下)

孫健 發布時間:2019-06-14 09:17:00來源: 中國西藏網

  編者按:1950年,中國人民解放軍分四路從云南、四川、青海、新疆向西藏進軍,“多路向心,解放西藏”。西北局命令新疆部隊從南疆進入藏北,解放阿里。當時,去阿里,只有南疆一路向南這條線可能走通,即是我們今天所說的“新藏線”,而當時并沒有現成的路。此前,新疆部隊曾派兵偵察過這條線,得到的結論是“進軍阿里艱難不亞于長征”。于是,提出先派一個連進藏偵察,完成先遣任務。這便有了中國人民解放軍歷史上著名的“進藏先遣連”。

  中國西藏網訊 很快,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好名聲像長了翅膀似地迅速傳到藏北高原群眾的耳朵里。從此,他們每到一處,都受到廣大人民群眾的笑臉相迎。部隊衛生員給群眾看病,戰士們給孤寡老人打柴背水,先遣隊指戰員們一下子就成了藏族人民的貼心人。


圖為先遣連進藏誓師大會。圖片來源:蘭州晚報

  比試槍法 靶場揚威

  當時,阿里地區有一小撮反動分子,四處游說、造謠說“有一批窮漢人來藏北搶東西,殺生滅教”。反動頭人給牧民下了三道禁令:不準和解放軍接觸;不準向解放軍賣東西;不準給解放軍帶路。與此同時,提出要和解放軍談判,試圖探測我軍實力動向。

  談判時,噶本代表十分傲慢,蠻橫地提出要解放軍退出西藏。李狄三義正辭嚴駁斥后,對方理屈詞窮,只好在我方提出的四條協議上簽字。

  阿里噶本的秘書才旦彭加來到扎麻芒保,提出要和先遣連戰士們“比試槍法”。李狄三正想在反動分子面前顯顯軍威,借機宣傳,便答應了才旦彭加的要求。

  比賽這天,靶場設在一個開闊場地上,靶場周圍聚集著眾多藏族群眾。百步開外處擺了一排牛羊骨頭作為靶子。比賽開始,才旦彭加帶著的幾個藏兵,射擊時子彈不知去向,根本無法射中,引得群眾哄堂大笑。而先遣連指戰員們的步槍射擊和機槍點射,花樣多變,每次槍聲響過,靶子應聲倒下,贏得在場觀眾的一片喝彩。


圖為西藏阿里地區首府獅泉河鎮的烈士陵園,先遣連烈士大多長眠于此。圖片來源:中國新聞網

  才旦彭加十分尷尬,很不禮貌地對李狄三說:“指揮,我倆也來比試兩槍。”李狄三從容不迫地抽出駁売槍,右腿跨前半步,速射三發,彈彈命中。才旦彭加慌了手腳,自知要露丑,但仍不肯認輸,裝腔作勢地用手槍打出五發子彈,結果一發也沒有上靶,一時顯得狼狽不堪。

  李狄三趁機向群眾講明中國人民解放軍的性質和來意,他說:“中國人民解放軍是各族人民的子弟兵,為人民服務的;是響應毛主席號召,為解救西藏人民出水火而來的;藏漢民族是兄弟,要同心同德驅逐帝國主義勢力出西藏,保衛祖國西南邊疆不受侵犯……”

  烈火嚴冰鑄忠心

  十月的藏北,已是天寒地凍。先遣連到了阿里地區改則縣的扎麻芒保以后,漫天的大雪,填平了這里的溝溝壑壑,后方的運輸再也過不來了。

  李狄三和戰士們冒著刺骨寒風打掃帳篷前后的積雪,把雪堆成雪墻。為了鼓舞士氣,李狄三一有機會,就給大家講述在戰火紛飛的年代,延安軍民響應毛主席“自己動手,豐衣足食”開展大生產運動的情景,談了自己對克服當前困難的方案和設想。

  先遣連的指戰員們按照李狄三的部署,就地挖了許多工事,修了四十多個掩體和二百多米的蛇形交通壕,砌起了堅固的碉堡。這些既是工事,又是營房,一有敵情,隨時都可以投入戰斗。為了能夠在這里站住腳,蓋房子沒有木料就挖地窯棲身。十月份的藏北高原,大地已經冰凍一尺多厚,但指戰員們還是把地窯挖出來了。


圖為獅泉河鎮烈士陵園內的李狄三烈士之墓。圖片來源:中國新聞網

  到了年底,大部分馬匹倒斃,戰士們斷了糧食,只好架起大鍋,用清水煮獵獲的獸肉,連鹽巴也沒有。氣溫下降到零下四十多度,戰士們的棉衣、鞋底早已磨穿,無法縫補。為了鼓舞戰士們的斗志,李狄三編寫《頑強歌》教戰士們唱:

  進軍藏北先遣連,不怕苦來不怕難,寒冬盡時陽春暖,雪山阿里盡開顏。堅持住,會晤邊防走向前!多出主意想辦法,鞋襪破了獸皮扎,衣服爛到開了花,用條麻袋補住它!赤膽忠心為人民,越是艱苦越光榮,紅旗一桿插藏北,春風萬里度昆侖 ……

  1951年春節前夕,振奮人心的喜訊傳來,新疆軍區發來了嘉獎令,表彰先遣連在藏北的英雄業績,授予“英雄連”的光榮稱號,并且給先遣連的每一位同志記一等功,每人授予“人民功臣”獎章和“解放大西北”紀念章各一枚。

  堅持到勝利會師

  由于高原氣候惡劣缺氧,后方物資接濟不上,先遣連的戰士們普遍營養不良,接二連三患上了一種奇怪的病癥。發病初期,暴飲暴食卻不覺得飽,幾天后,整天不吃東西也不覺得餓。以致全身開始浮腫,直至腫到皮膚發亮破裂,全身往外滲黃水,到了這種地步,病人便不吃不喝,直到死亡。這種可惡的病魔,奪去了一個又ー個英雄戰士的寶貴生命。

  李狄三在先遣連里年紀最大,因在戰爭年代出入槍林彈雨,全身多處受傷,體質很差,加之進藏后日夜操勞,損害了健康。戰士巴利祥患此病犧牲了,李狄三為戰友送葬后,竟在平路上跌倒了。他為了不讓別人發現自己的病情,就扎上綁腿堅持,絲毫不露聲色。在很長一段時間里,誰也不知道他也患上了這種可怕的疾病。

  1951年5月6日,春風終于吹到了藏北高原,嚴冰已經開始解凍,冰河里發出了潺潺的流水聲。中國人民解放軍進軍西藏的大隊人馬,浩浩蕩蕩進軍西藏。李狄三聽到這個消息后,心情十分激動。但他的病情卻越來越嚴重了,幾天來滴水難進,粒米難咽。


圖為阿里地區先遣鄉的“進藏先遣連紀念碑”。攝影:周德倉 圖片來源:中國民族報

  然而,他仍堅持為后續部隊的到來做準備工作。戰士們為大部隊打柴,他就躺在病床上準備介紹情況的提綱。每次召開支委會,他仍堅持參加。需要通過一些重大問題時,他總要吃力地舉起右手,直到檢票員算上他這一票,才將手放下。每當早晨譯電員向他報告大軍進軍的情況時,他都睜大雙眼,炯炯有神,嘴角上掛著微笑。

  1951年5月21日,后續大軍首先到了兩水泉。5月28日,大軍到了扎麻芒保,同先遣連勝利會師!

  當首長得知李狄三生命垂危,趕忙跑進李狄三的地窯里看望并說道:“李狄三同志,你已經光榮地完成了黨交給的任務!和平解放西藏的協議已經在北京簽訂了!”李狄三以無比喜悅的心情望著他的首長和戰友們,拿起枕頭邊的筆記本,送到首長手里,他嘴角動了動,臉上掛著微笑,想說什么還沒有說出來,就安詳地閉上了雙眼。

  在筆記本的最后一頁,李狄三早已對自己的遺物作了安排:茶缸留給一位班長,皮大衣送給一名戰士,自己用了十多年的一支金星鋼筆留給在河北老家的兒子。而寫著“進藏工作總結”的日記本,則獻給“偉大母親——中國共產黨”。筆記本里,還有一封寫給上級黨委的信,信上說:“我們的工作沒有做好,請黨寬恕……”

  不久,部隊勝利地挺進阿里重鎮噶大克,一舉解放了全阿里。勝利后,這里黨政軍民把李狄三等烈土的遺骨,從數百公里以外的改則縣物瑪區的日甲鄉(即扎麻芒保)等地,移至高原新村——獅泉河,并在這里建立了烈士陵園。西藏民主改革后,為紀念先遣連,將先遣連進入茫茫藏北、并在凜冽寒冬中獨自堅守達200多個日日夜夜的舊址——扎麻芒保一帶改名為“先遣鄉”(舊制的鄉相當于今天的行政村);1999年,撤區并鄉后,建立先遣鄉,下轄6個行政村,先遣連被永遠地鐫刻在了歷史的長卷中。(中國西藏網 記者/孫健 部分資料參考自《西藏文史資料選輯》第三輯、《雪域長歌——西藏1949—1960》)

(責編: 李文治)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组三复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