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賞閱

【鄉愁藏韻】醫者大德——麥格隆(上)

陳丹 發布時間:2019-06-09 08:50:00來源: 中國西藏網

  一提到“麥格隆”這三個字,我心中頓生崇敬與懷念,思緒回到2006年夏天的阿里。

  從實習算起,我的媒體人生涯持續了20年。采訪過無數的人,絕大多數人只是一面之緣,不翻采訪筆記根本想不起;少數人會有一段時間的記憶或聯系,時間長了,也就淡忘并不相往來,但是有那么幾位,雖然只是一次短暫的采訪交談,卻讓我銘記一生——麥格隆就是其中一位。

  一提到“麥格隆”這三個字,我心中頓生崇敬與懷念,思緒回到2006年8月的阿里。

  為了阿里之行,我做了很多準備,其中關于青藏高原上最重要的文化構成之一——象雄文明的發源、西藏最早的宗教——苯教的發展脈絡等等,都是我關注的內容。位于噶爾縣門士鄉的古如江寺是我采訪的一個重點。這個修建于1924年的寺廟,雖然時間不長,但是這片地域的歷史可是大有來頭:據建寺者瓊追?晉美南卡多杰考證,這附近是象雄都城王宮穹窿銀城的所在地,而且苯教大師真巴南喀曾在此修行,瓊追克服重重困難在此破土興建了寺廟,成為后弘期在阿里重興苯教的第一人。后來他被追認為苯教圣人真巴南喀的轉世。再后來,在2006年,瓊追所建的古如江寺又有了巨大的發現:考古專家在寺廟門前的墓穴中發現了卡爾東遺址,這個遺址內出土的文物,證實了西藏在2000多年以前就和中原乃至周邊國家有了高規格的貿易往來。刷新了土蕃文獻中關于絲綢之路貿易的相關記載。


圖為古如江寺大殿

  如此恢宏的歷史,全被掩埋在高原的沙土之下,現在,我的眼前一片荒蕪,只剩古如江寺的萬字符閃耀著淡金色的光芒,還有寺院外面山壁上圣人的修行洞外褪色的經幡在風中翻飛。

  那次我是搭車前往,車主是當時的拉薩水利局局長,受托捎我去阿里。要讓局長在雨季爛路時節占用趕路的時間帶我去拜訪古如江寺,實在有些難為他,我沿途說了好多關于該寺該地的重要性,并且真誠地懇請,終于,局長答應給我半天的時間。

  早上九點我們就到達了門市鄉,我需要翻譯,于是找到鄉長家,鄉長肯定能說漢語。拍門把鄉長喚了出來,他一頭亂發,顯然是被我們吵醒的,說明來意,人家也不惱,披上衣服就上了我們的車,直奔古如江寺。

  從鄉中心出來12公里,當海拔到達4400米左右時,眼前一片平坦和荒涼,我看見了圍墻和經幡,知道寺廟到了。當時寺廟里只有一個僧人次成平措,他用手指著寺廟大門旁邊的山崖說:“這幾天下暴雨,麥格隆的修行洞被山上流下來的泥沙堵了,他們正在挖,已經挖了兩天了,還沒挖通。”


圖為山壁上的修行洞

  原來的古如江寺在文革被毀,現在的大殿和經堂是在麥格隆的主持下,于八十年代在舊址上重建的,目前只有10位在冊僧人。大殿內飾比較簡單,有真巴南喀大師的石像和其他幾尊銅質苯教神像和簡單的壁畫,然后便是上萬冊的經書。時間緊迫,我很快便參觀完寺廟,急急地要去拜訪麥格隆,這位智者在我心中已經被各種人和資料的描述勾畫過很多遍。有人說他是神醫,有人說他是打開象雄文化大門的一把鑰匙,也有人說他是一部活著的苯教寶典。

  “格隆”是苯教對僧人的戒律級別稱謂中的最高級別,“麥格隆”是受過比丘戒的長者、德高望重的活佛。麥格隆本名叫丹增旺扎,他在阿里屬于家喻戶曉的神醫級人物,鄉長跟我說,不僅是本地的、整個藏區的、甚至常常會有很多國外的人前來求醫,“他每天只吃一頓飯,晚上不睡覺的,只打坐,現在85歲了,還很健康”。麥格隆還創辦了一所免費的藏醫院,我順著村長手指的方向望去:就在寺廟前方的空地上,方正的圍墻內,幾排簡單的平房靜靜地排列著。雨季,交通阻滯,此時看不見走動的人。

  幾位年輕的村民在通向修行洞的狹窄甬道里掏出一桶一桶的泥沙,我在下面焦急地等待,身旁的水利局長蹲在地上,用手上的石子在地上涂畫著,百無聊賴,讓我倍感壓力。等了一個多小時,眼看趕路的極限時間要到了,我心涼了,看來只能放棄了。就在我決定啟程的那一刻,山上傳來喊聲:通了!通了!

  我欣喜若狂,奔到甬道前,挖甬道的村民們兩個在下面托舉、一個在上面拉拽,把我像拔蘿卜似的,從狹窄到直徑只有50公分的通道拉了上去,顧不得一身的泥水,我和村長直奔麥格隆的修行洞而去。

  修行洞面積不到10平方米,光線很暗,麥格隆盤腿坐在進門左邊的石階上,問候并表明來意后,我才注意到,這洞中堆滿了朝拜者供奉的各種圣物和祈愿物,小山一樣碼在靠山壁的那邊,在黑暗中發出幽幽的光芒,幾乎占了小小修行洞的2/3面積。麥格隆的活動空間就只有靠近門邊的這兩三平米,但是干凈整潔,他坐在一塊卡墊上,背后的墻上有一個簡易的木板搭的小書架,整齊地碼放著許多書籍,他的身邊也都是書,全在他伸手就能拿到的范圍內。這樣一位6歲就開始學習藏文化和藏醫學的老人,他一生讀過的書可能不計其數吧!那些知識都匯聚在他的頭腦里,成了智慧和教養。麥格隆極為耐心地解答我的所有提問,溫文爾雅的談吐,真誠的微笑,謙和的講述……讓人如沐春風,內心寧靜而溫暖。


圖為麥格隆

  得知我去過藏區許多苯教寺廟,并且三次去到藏東海拔4800米的“孜珠寺”,麥格隆對我贊許地頻頻點頭。我的問題大多是圍繞苯教和象雄文明的,當然也有問到他的經歷,對于其他問題,他盡量詳盡地讓我知道答案、并且會讓我知道一些相關背景知識,還從身后的架子上拿來他的著作送給我,說有助于我了解象雄文明,只是上面是藏文,要弄明白還得請人翻譯……對于他自己,他只簡單地講了講經歷:“我行醫五、六十年了,每天為5-50人看病,有過200多位弟子。作為苯教的修行者,我在宗教上的弟子只有十幾位,因為比起佛教來,苯教在當下的接受度還比較低,但是我相信,隨著大家對象雄文明和西藏歷史越來越多的了解,人們對苯教的認識也會愈來愈客觀的……”

  鄉長盡心盡力地翻譯著,但是有些深度的詞匯還是無法準確傳譯,每到這時,麥格隆就會認真地看著村長,跟他一點點解釋,直到他明白了其中之奧義、能用漢語講給我聽為止。

  采訪臨近結束,麥格隆問得最多的一句話就是:我還能為你做什么?這種涵養與真誠讓我感動感激,他用自己的學識為你答疑解惑,耐心地滋養你對歷史和藏文化知識的渴求,卻還用如此謙和的態度為你著想、盡可能想為你多做一些……

  能認識并且與這樣的長者交談,真是人生一大幸事啊!

  最后,我提出一個請求:希望能和老人家拍張合影。麥格隆說可以,但是不要他坐著、我蹲在他旁邊的合影,他要站起來和我一起到洞外去拍。我看著他腳上潔凈的布鞋和白襪,外面地上全是泥濘,于是拼命擺手:“這里就可以,出去會弄臟了您的鞋子!”但是,老人家堅持站起來,換上一雙外出的厚底藏鞋,走出了修行洞。他心里對人的真誠和尊重啊!從這個細節便能知曉。

  于是,我有了一張珍貴的與麥格隆的合影。


圖為麥格隆與作者的合影

  拍完照,麥格隆說帶我看看修行洞的其他地方,我欣然。從他的起居室出來往右十來步,是廚房,其實也就是利用山崖之間的一個縫隙蓋的,頂上被煙火熏得有些黑,一位白發蒼蒼的老婦人在里面做飯,見到麥格隆,立即恭敬地走過來,雙手合十躬身低頭,麥格隆和藹地伸手在她的頭頂上摸了一下,為她賜福。


圖為麥格隆為信教群眾摸頂

  離開時,他向我揮揮手,一直站在修行洞口目送我們上車。那份和煦一直久久溫暖著我的心,直到現在都不曾散去。(中國西藏網 文、圖/陳丹)

(責編: 胡瑛)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组三复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