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賞閱

進藏先遣連 (上)

孫健 發布時間:2019-06-13 10:13:00來源: 中國西藏網

  編者按:1950年,中國人民解放軍分四路從云南、四川、青海、新疆向西藏進軍,“多路向心,解放西藏”。西北局命令新疆部隊從南疆進入藏北,解放阿里。當時,去阿里,只有南疆一路向南這條線可能走通,即是我們今天所說的“新藏線”,而當時并沒有現成的路。此前,新疆部隊曾派兵偵察過這條線,得到的結論是“進軍阿里艱難不亞于長征”。于是,提出先派一個連進藏偵察,完成先遣任務。這便有了中國人民解放軍歷史上著名的“進藏先遣連”。

  中國西藏網訊 1950年8月1日建軍節這天,毛澤東主席親自下令,新疆軍區司令員王震直接指揮,成立一支特殊的連隊——進藏先遣連,作為中國人民解放軍入藏的部隊之一,從新疆于田普魯出發,目的地是西藏自治區阿里地區首府噶大克(噶爾縣)。


圖為1950年8月,進藏先遣連官兵向西藏進軍。圖片來源:解放軍報

  與長征比肩的“天路”

  那天,昆侖山下的普魯山村紅旗如林,鑼鼓喧天。以李狄三為首的進軍阿里先遣連的戰士們整裝待發。新疆軍區王震司令員和其他首長,親自前來送行,和他們一一握別,勉勵大家發揚革命英雄主義精神,把勝利的紅旗插上藏北高原。兄弟部隊和各族群眾也趕來為子弟兵送行。先遣連的指戰員們激動得熱淚盈眶,高呼“不怕艱難險阻,解放藏族同胞!”李狄三率領的英雄部隊就這樣高舉起“進軍西藏”的紅旗,躍馬揚鞭,踏上了進軍阿里的征途。


圖為李狄三畫像。圖片來源:解放軍報

  其實,這條“天路”比長征還可怕,先遣連需要翻越海拔6420米的昆侖山脈、7615米的岡底斯山脈,行走在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的平地上。現在看來,這樣的高度能夠安全完成任務都有一定難度,何況在上世紀50年代?138名先遣連的戰士們在沒有氧氣設備、后方補給困難的情況下,憑借一張不準確的地圖和指南針,走完這段路程,艱難程度不可想象。

  戰冰峰 克雪盲

  先遣部隊進入萬古荒原的昆侖山麓,這里沒有道路,不見人煙,眼前是一座座插入云際的雪山,一條條深不見底的湍澗,冰峰林立,千溝萬壑,變幻莫測的風云,使人頭暈目眩。當先遣連來到庫克阿大坂(維吾爾語,意為冰峰)下時,很多戰士都出現了高原反應,李狄三便下令宿營。李狄三深入到各個班,和戰士們一起討論互助辦法、制定安全措施。指戰員們紛紛表決心說:“就是爬,我們也要爬過去!”

  次日,當東方剛剛發白,先遣隊便開始了攀登大冰山的戰斗。冰山上空氣稀薄,坡陡無路,騎隊攀登艱難。戰士們的胸口悶得發慌,心臟好像要從嘴里跳出來,頭痛得好似腦袋要開裂,馬也張著嘴喘著粗氣。有的戰士用手絹把頭緊緊綁住,有的拉著馬尾前進,有的倚著馬堅持邁步。高原反應嚴重者,幾乎昏迷過去,體質較強的同志攙扶著體弱的。戰士們難受得既不能吃,也不想喝,一百多人四頓飯只吃了八十來斤糧食。


圖為先遣連官兵們拽著牦牛的尾巴上雪山。圖片來源:解放軍報

  除了高原反應,戰士們還要和雪盲癥作斗爭。一天,先遣連的戰士們來到了一個名叫亂海子的地方,這里的海拔5500多米。入夜時天空晴朗朗的,半夜突然下起了鵝毛大雪,只半宿功夫,積雪竟沒過了膝蓋,帳篷里熟睡的戰士被埋在雪窩里。天亮后,戰士們從深雪中刨出帳篷,繼續頂風踏雪前進。

  茫茫原野裹銀裝,部隊在烈日白雪中行進,很多戰士的眼睛得了高山雪盲癥,紅腫得像桃子,疼痛難忍,淚流不止。李狄三雪盲癥很嚴重,他睜不開眼,看不見路,仍然摸索著繼續工作。他召開支委會、骨干會,了解思想情況,向戰士問饑問寒,鼓勵大家克服暫時困難,并和戰友們一起努力尋找戰勝雪盲癥的辦法。

  炊事班的同志們協作一致,帶病堅持給大家做飯。蒙古族戰士坎曼嘗試用雪球擦眼止痛,眼球紅腫的痛苦竟然有所減輕,連里馬上推廣了他這個辦法。另一位蒙古族戰士阿廷芳,想到小時用馬尾編眼罩遮擋雪光的事,首先示范編了幾個,大家都跟著學起來,制造了一批“土雪鏡”。

  全體指戰員群策群力克服雪盲癥,大見功效,部隊才得以繼續向前行進。1950年8月15日,先遣連跨越新疆和西藏交界的“界山”,勝利進入藏北高原。

  第一次聽見“夏保,呀咕嘟”

  先遣連進入藏北后,李狄三把部隊分成幾個分隊,每到一處便四處尋找藏族群眾。一連尋找了十五天,見不到一位藏族群眾。一天,副連長彭青云帶領的一部分同志在一個叫多木的地方,發現了羊和狗的蹄印。他們一面派人報告李狄三,一面順著蹄印尋找。傍晚,終于發現了火光,于是小分隊就隱蔽前進,看到了一處篝火,到近處看見兩個藏族群眾和四個小孩,一頂帳篷和羊群。


圖為先遣連官兵和群眾聊天。圖片來源:解放軍報

  為避免群眾驚慌,小分隊未敢驚動他們,隱避在垅坎下,整夜沒有合眼,一直等到天亮。不料,群眾一見到解放軍先遣隊的人,丟了羊群就往山上跑。戰士們不敢追趕,又怕好不容易找到的幾個群眾跑遠找不到,始終在后面緊跟著,保持著一定距離。

  李狄三接到副連長的報告,立即帶上翻譯催馬趕到。他想,由于原來反動政府實行民族壓迫政策,造成了民族隔閡,加之一小撮反動分子造謠,藏族群眾初次見到解放軍產生恐懼是很自然的。現在這一帶群眾手里都有槍,萬一發生沖突,勢必違犯民族政策,造成不良后果。

  李狄三趕到現場,看到幾位藏族群眾神態非常緊張,但并沒有離去,看樣子是舍不得羊群。他想,與其留下羊群,引來牧民,倒不如讓他們趕著羊離開,讓群眾從解放軍部隊的實際行動中,認識部隊,解除疑慮。李狄三帶著翻譯,手捧哈達,宣傳黨的政策,將羊群送還牧民。牧民們見部隊送來了羊群,知道是誤會了,笑著看向這些解放軍。

  李狄三拉著牧民們的手問寒問暖,回到帳篷,拿出花布、糖塊和茶葉送給他們,又做了面條款待,很快消除了牧民的疑懼。這時,先遣隊的戰士們在高原上第一次聽到藏族群眾說“夏保,呀咕嘟(藏語,意為“朋友,好!”)!”。(中國西藏網 記者/孫健 部分資料參考自《西藏文史資料選輯》第三輯、《雪域長歌——西藏1949—1960》)

(責編: 胡瑛)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组三复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