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青藏光芒|馬麗華專欄 > 第2章

追訪墨脫大地震

馬麗華 發布時間:2019-05-28 14:52:00來源: 《青藏高原》

  青藏隊野外第一年,完成藏東南數縣考察任務,大部隊即將踏上返程,大峽谷水力資源考察組卻要出發了。之所以安排在9月,除了名額限制,主要出于雨季和洪峰過后,方便工作的考量。組長何希吾帶領不回家的人和從北京趕來的人:副組長馬正發,組員關志華、鄭錫瀾、楊逸疇、章銘陶、鮑世恒,上海科影廠趙尚元,自稱“八條漢子”,雇請來十多位民工,徒步進入大峽谷,測量雅魯藏布江大峽谷段水力資源,考察地理地貌,兼及地震調查追訪。

  9月19日到達峽谷入口處的派村,翻過海拔4200多米的多雄拉山口下行,攀峭壁,穿密林,過藤橋溜索,從干流到支流,沿線考察,定點測量,止步于海拔500米的希讓村,因為再往下,就是非法“麥克馬洪線”以南印方實控區了。

  多年后說到大江測流的驚險場面,還會讓當事人章銘陶十二分自豪。是在峽谷中段八玉村附近江面,測得雅魯藏布江最大流速為每秒16米,平均流量4425秒立方!這一數據后被廣泛引用,卻未必知道如何得來。當時的測量方法還比較原始,全靠人力手工。該段江面寬度超過百米,需要把木制浮標拋至江心急流處,楊逸疇試了幾次沒能成功,想當年他可是南京大學投擲標槍的冠軍哪!于是身形矯健的章銘陶上陣,攀上溜索,把自己懸空固定在江心上方,再按照岸邊人揮旗示意,朝著滔滔急流一一投放木塊,關志華負責掐表。這一過程想必持續太久,以至于引起對岸當地人的注意:有兩個人駐足觀望,定是以為受困于溜索,鑒于類似事故偶有發生,遂急奔下來意在施救。近前時又見懸于溜索之人連連擺手,方才弄明白,原來人家是在工作。

  這一天組長不在現場,哪兒去了?留守村莊為大家改善伙食。進入峽谷時隨帶菜蔬早已吃光,只余一些罐頭和干菜,于是考察中途開始,需要不時從老鄉那里采買。一只雞無論公母、大小一律一元錢,都還好辦,這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是要買豬,難題在于整個村莊找不到一桿大秤。關鍵時刻知識起了作用:運用杠桿原理,衡量出等重玉米,再將玉米分批稱重,總計重量百多斤——很多年后,何希吾先生還在談論這段難忘經歷,說這還不是最難的,宰殺才是,不過是請村里人動手解決的;然后收拾過程麻煩,秋冬之際的峽谷依然燠熱,需要學習當地的熏制做法保存,為此大費周章盡了力,但是上路不久,美味還是變了質,只得丟棄。很多年后說起仍舊惋惜不已,當時大家的心情可想而知。


在雅魯藏布江面測量流速 郭長福/攝影


過溜索:上行和下行的索道上有人同時過江

  本次考察在峽谷中總計徒步52天,沿帕隆藏布走出來,待趕回京城,正好趕上1974年元旦——春暖花開時離京,隆冬季節返家,這一年何希吾、楊逸疇諸位在外整整8個月。

  第二年又是9月,青藏隊各專業組還在藏南喜馬拉雅一線各自為戰時,楊逸疇、章銘陶等人提前離隊再聚首,重新調整過的大峽谷水力資源考察組再出發。這一次翻越多雄拉,直達峽谷底部末端希讓村,往回走一條不僅是頭一年沒走過,甚至從未有人走過的無路之路,重點考察峽谷上半段。待接近大峽谷頂部一個名叫白馬狗熊的地方,又是無路可尋。至此,核心江段共計90多公里沒能走通。

  一訪再訪大峽谷,振奮又喜悅:從來沒有見過、別處再也不會見到的如此美麗的雪峰森林,云遮霧掩中的山光水色;如此豐富的生物群落自然資源,奇花異草,珍禽異獸;大自然將天地靈秀集于一身,從熱帶到寒帶盡在此間。還有此地淳樸的山民、奇異的民俗現象,就這樣長久地隱身于喜馬拉雅的深山幽谷,才得以保持了如此純粹的自然面貌,一個令人神往的世外桃源啊!保有這樣的心情,雖歷萬難也值了。兩年里的險途經歷,章銘陶有一記錄:兩過藤網橋,兩過藤溜索,四過鋼溜索,七番往返雅江兩岸,其中一次是乘坐掏空了樹心的獨木舟。

  至于其他涉險經歷,攀危巖走絕壁,遭遇毒蛇猛獸、蚊叮蟲咬之類,皆屬峽谷中生活方式內容,不在話下。總之圓滿完成首要任務,關于水的:首次查明大峽谷水資源量及分布狀況,計算出水能資源儲藏量,都是可以用豐富到無與倫比來形容的。同時對開發利用前景做了評估,構想過造福人類的宏偉藍圖——鑒于這是一條跨境河流,即使美好愿景也有待時日。總之作為資源普查、提供數據的基礎工作是出色的,其他專業也各有所獲:一片空白之中,楊逸疇忙于地理填圖,從未見過如此復雜的地貌啊!章銘陶統計地熱出露點,詳查了至少8處溫泉,最難得的是,居然發現了一處溫度為94℃的沸泉,位于雅江干流右側的阿斯登村附近,巖壁腳下的黑灰色片巖裂隙中,沸水奔涌而出,注入熱水塘。

  各專業之外的成果,要數對23年前特大地震的首次全面調查,雖說遲了些,劫后余生的人還健在。

  再次進入大峽谷,提前做足了功課。那時資料有限,從內部的油印本到外文的原著本,凡能找到的都寶貴,所以動身時是心懷了懸念種種的。其中英國植物學家金敦?沃德走過的江段,描寫的景物,楊逸疇處處留心察看印證。那位先行者曾命名過兩條河床大瀑布為“虹霞瀑布”,《藏東南考察記》中描述了這一奇觀,同時拍有黑白照片為證:大江主干上生成大瀑布,在陽光照耀下,飛瀑上方升騰起美麗彩虹……但貫穿徒步考察全程,“虹霞瀑布”始終不見,唯見疑似原址有跌水。訪問當地老人,回答是,那都是1950年大地震以前的景象啦!那場地震之大,不僅虹霞瀑布消失,還把村莊夷為平地,山體崩塌截斷江流,復又決堤而去,致使下游阿薩姆平原洪澇成災呢!

  1950年8月15日(藏歷第十六饒迥鐵虎年七月二日)22時許,世界各地的地震儀同時記錄到這一強大震波。由于當時地震觀測臺網稀少,能夠確定出大致方位,出現一兩百公里的誤差也在情理之中。最主要的是,大峽谷閉塞難行,以當時的條件,不具備地震烈度調查的可能。因此這一里氏8.6級特大地震的震中位置,先是確定在印度阿薩姆,由于當時正在察隅、親歷了這場地震的植物學家金敦?沃德的描述,后來就普遍認可了震中位置在察隅。

  于是考察隊員們又成為現場了解這一災情的首批科學家,追訪,順訪,確認震中位置,評估地震烈度。為此兩年間在沿途鄉村共召集過19次座談會,綜合幸存者描述,還原災難降臨前后情景:震前狗熊紛紛下山,雞犬不寧。地震發生時,雪崩、冰崩、山崩,大地抖動轟鳴,除了耀眼的地光,還有四濺的火星火光,想必是石頭相互撞擊時迸發的燧火,“如毀滅劫數已臨”,當年的藏文檔案如是說。大峽谷本就壁陡谷深,危若累卵,如何經得起如此震動,一夜間面目全非:民房傾倒,寺院被毀,僧尼百姓蒙難。冰川泥石流緊跟其后暴發,好幾個村莊或被掩埋,或被席卷而去。震中附近曾有較大村莊格林村,整體陷落,全村400多口人幾乎全部喪生。20多年過去,遺址回歸自然,松林生長其間。此地不叫格林村了,地圖上標有“格林盆地”字樣。

  山體垮塌致使多處江面阻斷成湖,然而上方來水洶涌,堰塞湖為時不久即潰決。據一位當年曾給金敦?沃德當過背夫的希讓村老人回憶,地震后他去過阿薩姆,沿途所見江水斷流,后來又見大水漫灌了阿薩姆平原。南迦巴瓦峰下格嘎村一位老人則提到,村前則隆弄冰川因地震引發冰雪崩,傾瀉而下,掩埋了江邊名叫“直白”的村莊,全村只有一人活著出來。


現在的直白村,在地震堆積臺地上重建,生生不息 龍虎林/攝影

  現場察看則隆弄溝口,但見泥石流沖積物呈扇面鋪開的亂石灘,居然堵塞了所在江段的一半。則隆弄冰川長約10公里,冰舌延伸到海拔2800米的森林中,作為一條罕見的躍動式冰川,1968年曾發生過一次躍動,巨大冰舌一度截斷了江水。而1950年那次由于地震引發,整個下部冰體裂為5段,最末端一段沖出溝口,一舉蕩平直白村,直下江中,攔腰筑起一道冰壩,江水斷流。

  直白村唯一的幸存者也訪到了,老阿媽卓瑪青宗,地震那年她50多歲,冰崩襲來時,正在磨坊磨糌粑。巨大的沖擊力將她推至磨盤下,冰雪掩埋19天,全靠冰塊和糌粑維持。待冰雪消融爬了出來,才知道家和村沒了,家人村人上百人全都死去。

  滅頂之災,奇跡生還,才得以向外來訪客講述20多年前遭遇。回憶還不止這些,半個世紀前的1924年,27歲的她還有一段特別經歷:金敦?沃德前來考察,她和村人當背夫,一路見他怎樣測量拍照,采集花草。從峽谷頂端的直白村行至中部的八玉村,更換了一批背夫,直白村人返回,八玉村人則陪同老外沿帕隆藏布走出峽谷……

  根據調查所得,與上一年在察隅的災情訪問相比較,墨脫受損情況顯然具有毀滅性:為地震烈度最高級別的12度。報請國家地震局審核,從此這次20世紀中國大陸最大地震的震中位置被更改為察隅—墨脫。

  調查中得知1890年大峽谷中還發生過一次類似規模的破壞性地震。

  西藏是我國強烈地震活動區之一。據資料統計,自公元642年至2000年,在西藏境內發生5級以上地震500余次。其中6級和6級以上地震131次,并有15次7級以上地震發生。1950年8月15日察隅—墨脫大地震是西藏有史以來發生的最強烈地震,也是我國地震能量釋放之最。

  1985年,西藏自治區科委和國家地震局組成聯合調查組,對1950年8月15日察隅—墨脫間的8.6級特大地震和1951年11月18日當雄8.0級大地震進行為期兩年的實地調研。綜合分析現場考察資料、地震史資料及國內外研究成果,確定了地震的宏觀震中位置和地震災害情況,撰寫了專著《察隅當雄大地震》和《察隅當雄大地震資料圖片集》。

  經考察隊實地調查,察隅—墨脫8.6級大地震發生時,北至丁青縣的色札、類烏齊縣協瑪,東至芒康縣鹽井一帶,西至拉薩市、浪卡子一帶均有震感。南邊遠至印度的加爾各答和緬甸的仰光都有感覺。Ⅷ度以上破壞總面積達40.48萬平方公里。極震區(面積3800平方公里)達到最高烈度值。地面裂縫縱橫,山脈、河岸發生大規模崩塌、滑坡,森林、耕地、道路被毀,河流壅塞成湖。格林村地震前有90戶500余人,地震中喪生456人,死亡率達90%以上;希讓村8戶72人,地震后僅有3人幸免于難。據資料統計,我國境內因這次地震死亡約1800人,地震壓斃大小牲畜16738頭(只);印度境內死亡約1500人,財產損失約2000萬鎊。

  從察隅開始,延續新中國成立以來歷次科考傳統,為西藏地方經濟建設服務與基礎研究同步進行。藏東南原始森林考察之后,青藏隊在西藏首倡了自然保護區嶄新概念,提請建立自然保護區。20世紀八九十年代,西藏自治區內自然保護區密集建設時段,正是從察隅縣慈巴溝綜合自然生態保護區、矢朱村云南松保護點和拉日弄巴溝亞熱帶常綠闊葉林自然保護點這“一區兩點”起步的。繼之以波密崗鄉云杉林、林芝縣巴結鄉巨柏、大峽谷地區墨脫縣全境,然后是喜馬拉雅沿線的吉隆、珠峰等地。截止到2013年,西藏自治區已建成國家級自然保護區9個,面積37.2萬平方公里,占全國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面積的39.7%。西藏各級自然保護區47個,總面積41.37萬平方公里,約占西藏自治區土地面積的33.9%。通過保護區的建設,125種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39種國家重點保護野生植物及特有生態系統得到了良好的保護。珍稀瀕危物種種群和分布范圍擴大,保證了生態系統的良性循環與可持續發展。

  從察隅開始,察隅自身也是受益者。且不說農業、水利和經濟地理專家的到來所給予的具有實際意義的指導,例如水利專家陳傳友在察隅河流域考察中,注意到稻粒不夠飽滿,分析認為是冰川融水的水溫過低所致,提出了灌溉用水的改進方案。就這一地方來說,默默無聞千百年,一經科學家們發現,一朝名滿天下——青藏隊說,察隅真是西藏的江南啊,于是請來上海科影廠拍攝了紀錄片《西藏的江南》,主題歌《美麗的西藏,可愛的家鄉》,經由才旦卓瑪百靈般的歌喉傳唱全國。從此西藏也得以正名:西藏并非不毛之地,至少不全是;人們得知西藏還有如此美麗的地方,有如此一大片濃濃的綠,覆被藏東南。

  受益是長久的受益。就說旅游吧,現今察隅人即以“雪域小江南”為品牌。2006年,一個小雨停歇、滿山青翠并云遮霧繞的夏日里,我曾在下察隅鎮的僜人新村繞行一周,但見從前在深山以樹為巢的僜人后代們住上了講究的新房,全村52戶中,倒有42戶兼營了家庭旅館,上千畝芭蕉林做了觀光區,招引來國內外游客賞風景察民情。返程途經林芝縣魯朗鎮,由于318國道穿鎮而過的地利條件,尤因其地的絕佳美景,享有極高美譽度,別名“西藏小瑞士”即是其中之一。中科院青藏高原研究所在此建一定點站“藏東南高山環境綜合觀測研究站”,所面向的,正是青藏隊最初考察之地,為當今的旅游熱增添了知性魅力。至于雅魯藏布大峽谷的名望及熱度,更在西藏眾多景點之上。

  從察隅開始,青藏隊同樣是獲益者。藏東南豐饒的資源成就了西藏科考第一役,不僅讓隊員們信心大增,期待來年,也贏得科學院的重視支持——就在收隊后的這個冬季里,綜考會緊鑼密鼓落實了院方三大舉措:其一,青藏隊增員百人之眾;其二,加強后勤保障,在拉薩建立科考基地大本營;其三,從駐華北某部隊復退軍人中選招30名汽車司機,從此載著科考隊員南征北戰,確保車輛司機長期穩定。這在當時的背景條件下,看上去已是最大力度的支持了,其實只是開始。到1975年再度擴容,是成建制的,多個研究機構首次參與,自成團隊。及至1976,西藏考察最后一年,出野外的、做室內的,總計上千人,拉網式,地毯式,工蜂式,形同“大會戰”。這里有一組統計數字:調動協作單位92個,其中科學院所屬研究所29個,國內大專院校31所,西藏及其他省份科研和生產部門21個;專業包括地球物理、地質、地理、生物和農林牧水等學科50多個。對于西藏自治區全面系統的綜合考察,歷時之長、規模之大、學科之多,在我國乃至世界科考史上,當屬空前。


野外考察小憩 范云崎/供圖


考察色林錯 范云崎/供圖

  1973—1976,整4年,青藏隊面向西藏自治區,致力于摸清家底、填補空白、定性描述為主的科考活動,由此觸發科學大發現的連年“井噴”,雖說超過預期,尚在情理之中;經由媒體報道和科普作品傳遞到公眾層面所引發的反應之熱烈,恐怕大出科考隊員意料。作為受眾一員,我正好在場,敢說那些年不亞于一場科學啟蒙運動,一系列新知識、新理念也如井噴般沖擊著原有的思想視野,略舉大端:最令西藏人著迷的,是腳下大地如何脫海成陸、繼而隆升為高原的過程;自然保護區、生物圈之類概念的輸入和接納也屬空前;從前說溫泉,現在稱地熱,居然可以發電,這對渴望電力如久旱盼雨云的拉薩人來說,尤為激動人心……具體到西藏社會一側面的文學界,例如曾為文學青年的我,正在《西藏文學》做編輯,親見科研成果怎樣迅速轉化為文學資源:經手處理的以滄海變高原為主題的長詩就有好幾首,仿佛同題作;具體到我自己,甚至寫過一篇小文《西藏正處于發現的時代》,寫過詩歌“從當穹湖到當惹湖,遠遠近近四十公里,歷史走了上百萬年,我只用六十分鐘”。但我相比當年詩友們走得更遠些,最終成了為青藏高原、為青藏研究事業樹碑立傳的那個人。

  想要全景式展現本輪西藏科考歷程如何可能,本章再現的,不過有限片段。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責編: 胡瑛)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 領軍人是這樣煉成的

    聽孫鴻烈先生講經歷,若說留下最深刻印象的一幕是“看電影”,是不是有些奇怪?可是電影并非一般的電影,是《創業》;也并非尋常年頭尋常地點,是在1975 年的拉薩。[詳細]
  • 起步在1973

    1972年底著手組建青藏高原綜合科學考察隊時,孫鴻烈還不是隊長,是業務副隊長。[詳細]
  • 初來乍到藏東南

    除了魚類專家,差不多所有學科都同時到達阿扎冰川一帶,各有所獲。只有土壤學家李明森無緣一見。[詳細]
  • 植物學家的盛筵

    藏東南還是花卉世界。春夏之際,漫山遍野,五彩斑斕,不管是否有人欣賞和贊美,猶自開得如醉如癡:草本的,木本的,高大的,低矮的,伏地而生的,白得冰清玉潔,紅得如火如荼,藍紫紅粉,各逞其艷。[詳細]
傲游截圖20180202095714.jpg
组三复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