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青藏光芒|馬麗華專欄 > 第3章

沿著雅魯藏布

馬麗華 發布時間:2019-05-28 15:07:00來源: 《青藏光芒》


范云崎、陳百明、李炳元在藏北高原錯尼湖考察 范云崎/供圖

  阿里分隊1976年8月在日土縣帕也布也雪山下的帕也曲真溫泉邊洗澡。站立者左為黃復生,右為孫鴻烈;蹲坐者右起:章銘陶、謝自楚、武素功等 王富葆/攝影


阿里分隊1976年在無人區的營地 郭志芬/攝影

  青藏隊特設干流組,重點考察雅魯藏布江。這條大江源自喜馬拉雅的冰峰雪嶺,然后在喜馬拉雅和岡底斯兩大山脈之間平行流過,東向2000多公里,在喜馬拉雅尾閭處一個大拐彎,飛流直下,于巴昔卡進入印度平原。

  為時4年,對雅魯藏布進行水量水能測量和流域全程考察,成果體現在《西藏的河流與湖泊》。野外工作從下游大峽谷開始(1973、1974),依次為中游(1975)和上游(1976)。為表述方便,讓我們從源頭處說起;又因中游峽谷地帶從前人跡罕至,寂寂無名,而今則因藏木電站開工興建引發的網上討論爭議而名聲大噪,不妨詳細一些。

  1976年雅江源區考察,重要地理成果之一,是確認了正源——杰馬央宗冰川。此前存在雙源說——庫比藏布、杰馬央宗;三源說——上述兩處加馬攸木藏布。其中比較權威的說法來自瑞典科學家斯文?赫定,他曾于20世紀初經過實地考察,以庫比藏布為正源。

  斯文?赫定在《亞洲腹地旅行記》中寫道,1907年7月,他懷揣一信念,“我要成為第一個進入布拉馬普特拉河發源地的白人”,遂由三位當地向導陪同,沿著先前測量上游諸水系中水勢最大的庫比藏布騎馬上行,直到爬上源頭海拔4864米山巔,感慨說:“全部漫游只花到百五十馬克!誰不情愿這樣便宜地買到發現地球上的一條最著名河流發源地的榮譽呢!”

  青藏高原衛星圖片上,藍色的水系是根據原始數據繪制的。自右至左為:黃河,金沙江—長江,瀾滄江—湄公河,怒江—薩爾溫江,雅魯藏布江—布拉馬普特拉河,獨龍江—伊洛瓦底江。左上角阿里境內的獅泉河、象泉河、孔雀河等外流河,分別成為印度河、恒河的源頭或上源支流 楊經綏/供圖

  距此20多年后,出現不同說法。印度地理學家普拉那瓦南達踏勘了雅魯藏布江源,所見杰馬央宗長于庫比藏布,應為正源;至于斯文?赫定有關兩條河流徑流量的對比測量,普氏也認為需經更長時間的連續觀測,方可采信。這一結果發表在1939年英國《地理》雜志第93期。正源問題就這樣懸而未決。

  水資源學家關志華率隊從拉孜縣加加地方向西,進入上游地區馬泉河河谷。馬泉河藏語名叫當卻藏布,流經日喀則地區仲巴縣境,河谷長約200公里,呈辮狀水系分布。當地牧民說,馬泉河啊,是從馬鼻子里流出來的。干流組在杰馬央宗冰川來水與庫比藏布匯流處駐扎下來,每天定點定時測量兩河各自徑流量,再測兩河匯流后的總流量。精準測量為時一周,得出結果:來自杰馬央宗的徑流量遠大于庫比藏布。

  在諸源中確認正源,一般遵循四條件:一是河長,它必須最長;二是流量,它應該是水量最大的;三是流域面積寬廣。三點以外,另有一個人文因素需參考:民族習慣,當地傳統看法。一行人策馬上行杰馬央宗冰川,流下大江第一滴水的地方。那里荒涼而壯闊,隨處可見冰川退縮后的終磧壟和側磧壟,間有一汪汪冰川小湖泊。杰馬央宗,藏語是“沙子堆成的雍仲圖案”之意。雍仲“卍”(讀音“萬”),是本土宗教苯教的標志性圖案,寓意永恒輪轉、萬世不息。可見從先民時代起,人們就視河源處為神圣之地。

  一路向牧民打聽過來,眾口一詞:歷年來杰馬央宗水量最大,是民間公認的雅江源。綜合流量、河長及流域面積和口碑,中國科學家給出結論:杰馬央宗冰川為雅魯藏布正源。看來當年斯文?赫定受測量時間和次數所限,數據或有誤差,又或者江源自身也處于動態變化中,正如馬攸木藏布已然自行消失——源于岡底斯山脈的馬攸木藏布本是一條季節河,在正源確認中首先被排除。

  2012年7月,作者隨姚檀棟院士率隊的專家組,赴阿里地區各江源布設自動氣象站,對于雅江源的考察結果,發現位于普蘭縣境的昂色洞冬冰川水源,較之杰馬央宗冰川要長10公里。考慮到藏文典籍和民間口碑皆有一說:馬泉河、象泉河、獅泉河、孔雀河四大河流,均發源于阿里岡仁波齊神山四周,因而有建議:雅江可取雙源說。

  東西平直走向的雅魯藏布發育于一條深大斷裂帶,作為印度板塊與歐亞板塊相碰撞的產物,沿江一線鉻鐵礦儲量豐富。西藏最大的羅布莎鉻鐵礦就坐落在雅江中游山南境內。這種超基性巖產生于地球深部,它在板塊碰撞的劇烈活動中沿裂隙被擠出地面。雅江作為兩大板塊縫合線,南岸喜馬拉雅山脈的地殼厚度僅有50多公里,而北岸則陡然增厚至70公里,說明印度板塊插向歐亞板塊之下,雅江是一條沿地殼最薄弱地帶發育的構造河。



青藏隊干流組雅魯藏布江考察,席地而坐者為關志華。上方恰有二人攀索而過,與之同框瞬間定格 關志華/供圖

  加加以西上游地區是開闊的高原谷地地貌,中游地段江水穿行在喜馬拉雅和岡底斯—念青唐古拉山系間,沿途不時劈山開道,江面寬窄相間,江流或緩或急,呈一束一放串珠態勢。從加加到拉孜百余公里的江段遠離公路,有峽谷出現;然后才是開闊的后藏谷地;在尼木和曲水一帶山叢中重又變得狹仄——20世紀90年代新開通的拉薩—日喀則公路數百公里沿江而行,一路可見山高谷深、激流奔騰的景象,仍可見舊時所建跨越江面的索橋遺跡。

  當拉薩河在曲水縣境匯入雅江,江面驟然開闊,從此岸到彼岸,十數公里寬的江面需放眼遠望,遠來游客在即將降落的航班上俯視,可見藍綠色辮狀水系。而當雅江行至中游桑日—加查峽谷,再一次激情澎湃。這一峽谷地區格外封閉,好比世外桃源。舊時西藏將這一地區居民貶稱“達古”,含“野人”之意。因為去往這一峽谷的道路艱險,除當地人偶爾出行以獵獲物交換日用品和鹽巴之外,少有外人涉足。這是中游地區考察中最艱苦一段。

  雅江考察任務,除對水文特征——河道、流量、泥沙、水化學、洪枯水位等等進行調查外,還負有水能資源及其合理開發利用、開發方式和工程條件的評價職責。關志華從地形圖和航拍照片上、從當地訪問中得知,桑日—加查峽谷中有兩大瀑布,決定前往探察。為確保安全,山南地區及駐軍派出藏族向導和訓練有素的偵察兵隨行。

  先去僧瀑布,騎馬繞道而行。翻過藏南有名的神山俄得工實雪山,穿過海拔5000多米的切那拉山口,迎著突然而至的風雪冰雹前進,于黃昏時分到達勒布角。這是一個僅有6戶人家的小山村,郁郁蔥蔥的山林環抱中,但見小片耕地,不見房舍人家,靜謐中顯得有些神秘。卻不料村民早已望見了這群不速之客,就在考察組搭帳篷、架灶具的時候,便有熱心人送來活蹦亂跳的魚。這簍鮮魚讓辛苦跋涉一整天的人們歡天喜地到深夜。

  從勒布角到僧瀑布,完全沒有路,要在懸崖峭壁區走上一天。某些路段之險,那才叫觸目驚心!有一段十幾米長的花崗巖陡壁,距離江面數百米,偵察兵先行,在懸崖兩端打進巖石錐,拴牢一根25米長的尼龍保險繩。不過,要是膽量不夠,即使有繩索也難移寸步。據說某位專家都挪到半道了,雙腿發抖不聽使喚,“擱”那兒了。藏族民工見狀,即刻返回,勇敢地趴在石壁上,硬是用手托住那人的腳,助其移步安全地帶。

  下到谷底,循著震耳欲聾的水聲,終于看到了僧瀑布!準確地說,是一處大跌水。在峽谷中最寬段為66米的江面上,橫亙一塊巨型斜面巖,兩側各自形成溢水口,過水寬分別為24米和9米,水頭落差4.6米。分析這處大跌水成因,是北岸山體崩塌,巨大的花崗巖塊墜江,堵塞河道所致。其余幾處小跌水也出于同樣原因。江北岸,山體裸露破碎,崩塌現象嚴重,江邊大石塊堆積如山。

  從僧瀑布去往涅爾喀瀑布,沿河道20公里遠,但峭壁陡立無以攀緣,只好再繞道前行。這一繞道,需費時兩天。路途仍然艱辛備至,但有了這幾天翻山越嶺經驗,倒也不至于太緊張。這一條V形峽谷,頂部山峰5000多米,與谷底垂直高差約兩千米,其上白雪皚皚,其間植被垂直分布,生長著松、樺和杜鵑,不時有獐子、猴子在近前跑來跑去,不為人知的地方,總有意想不到的美景。當晚宿營在山坡林地,向導連夜趕往龍巴堆村備馬。所以第二天走了3個小時快要到達時,居然聽到山野中響起嘹亮歌聲,是從高音喇叭傳出來的,那感覺既親切又荒誕,隨后就見全村8戶男女老少全體出動,迎接罕見的遠方來客。

  涅爾喀瀑布距離龍巴堆村東北不遠處,同樣兩處大跌水,其寬分別為11米和30米,落差為5.3米,比僧瀑布規模更大更壯觀。上千秒立方的江水奔騰而下激起浪花水霧數米高,經陽光折射形成美麗彩虹;江水則澎湃洶涌,轟轟聲響令整個峽谷為之顫動。涅爾喀意為“魚在此被卡住”,具象形容魚群逆水向上游動,在激流處可躍出水面一米高,接著便被急流沖下瀑布的情形;不走運者會被水浪打暈,在瀑布下端水流平緩處浮上水面。所以在當地,人愛吃魚,牛羊也愛吃魚,人們還有儲存干魚的習慣。

  涅爾喀一帶江面寬55米,兩處跌水構成的涅爾喀瀑布是一處基本垂直于河流走向的、受構造斷裂控制形成的跌水奇觀。


測量加查峽谷瀑布

  在對37公里長的桑日—加查峽谷的科學探險中,發現那里的水利、水能資源極為豐富。峽谷進口處年均流量達1000秒立方。峽谷河段最窄處僅30米,水面落差270米。計算過水能儲量,關志華為未來的水資源開發和建壩修電站做出評價。

  2014年11月23日,西藏自治區“十一五”和“十二五”規劃重點能源項目,歷時近8年、總投資96億元的藏木水電站投產發電。藏木水電站是西藏最大的水電開發項目,也是雅魯藏布江干流上規劃建設的第一座水電站。藏木水電站是雅魯藏布江干流中游桑日至加查峽谷段規劃5級電站的第4級,華能藏木水電站首臺機組——1號機正式投產發電。藏木水電站是西藏電力史上第一座大型水電站,電站裝機51萬千瓦(6×8.5萬千瓦),年發電量25億千瓦時。

  將藏木水電站建成西藏地區乃至全國環保示范水電工程,成為承建單位主要目標之一。電站籌建初期,即開展壩體過魚設施研究,由國際知名咨詢公司協作完成藏木魚道設計工作,組織技術骨干赴北美地區考察當地魚道設計和運行管理經驗。魚道坡度2%,長度3.6公里,是目前國內最大的魚道;同時建設魚類增殖放流站,年培育珍稀或瀕危魚類約10萬尾,投放雅魯藏布江。為此藏木水電站建設增加工程投資2億多元。

  文見《當藏木水電站遇上“生態爭議”》,《中國能源報》2014年12月2日(網絡資源),記者賈科華

  離開桑日—加查峽谷,海拔漸低,江水奔流在山叢密林中。到達米林縣派鄉境內,以一系列小拐彎開始了著名的馬蹄形大拐彎。對于下游江段的考察,前文已述——1973年最初從派鄉出發,順江而行,一直走到白馬狗熊地方,實在無路可行了,方才折返;第二年,從派鄉直下墨脫,從背崩村沿江而上,直到大峽谷頂端,幾近全線考察了水文和水資源狀況。大峽谷腹地500多公里河段,是從源頭處沿江全線考察中最為艱苦的行程。風光的奇麗、收獲的巨大,與路途的艱險和困頓恰成兩端之“極”。

  走過雅魯藏布從源頭到下游出境處全長2000多公里行程,確定了這條江的多年平均徑流量為1395億立方米,占我國河川徑流量的1/20,僅次于長江、珠江,在我國河流中位居第三;天然水能蘊藏量約為1億千瓦,相當于全國河流水能蘊藏量的1/7,僅次于長江,在我國河流中位居第二;而它的單位河長、單位面積的水能蘊藏量遠超長江,居全國河流首位。

  地理學家們注目于雅魯藏布江,首先看到的是它的奇特性——高原面上將近兩千公里東—西平直走向。李炳元、楊逸疇等人從源區一路考察下來,另一重要地理認識,是確認雅魯藏布江當為地質構造產生的先成河,而非布拉馬普特拉河溯源侵蝕的襲奪河。“襲奪說”的來歷為:20世紀50年代,有前輩科學家注意到雅魯藏布江發源地與印度河源頭獅泉河的源頭相距不遠,其間僅隔一座并不高峻的分水嶺;中游地區主要支流年楚河、拉薩河并非相向匯入而是逆向或直角匯入等現象,曾經設想雅江在地質史中相當晚近的時期,并非由西而東流入孟加拉灣,而是向西而南沿印度河匯入阿拉伯海,然而由于布拉馬普特拉河溯源侵蝕的緣故,與雅江東源相接,雅江自此改向,形成今天的面貌。

  本次考察中,地理學家們否定了前人假說,不過幾十年后至今爭議仍存,并且隨著對高原地質及河流演化研究的深入,“襲奪說”再度盛行。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責編: 胡瑛)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 領軍人是這樣煉成的

    聽孫鴻烈先生講經歷,若說留下最深刻印象的一幕是“看電影”,是不是有些奇怪?可是電影并非一般的電影,是《創業》;也并非尋常年頭尋常地點,是在1975 年的拉薩。[詳細]
  • 起步在1973

    1972年底著手組建青藏高原綜合科學考察隊時,孫鴻烈還不是隊長,是業務副隊長。[詳細]
组三复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