壯美的雪山、星羅棋布的湖泊、悠久的歷史文化、樸實善良的人們……走過西藏,總能找尋到讓您感動的元素。聽,風輕拂經幡而過的颯颯聲;看,高原上的白云聚了又散了,反反復復,生生不息……一起走進“吉米平階 | 聽風觀云話西藏”專欄,為您帶來雪域高原上那些“風”和“云”的故事。

吉米平階,西藏文聯副主席,西藏作協常務副主席。著有長篇小說《浮在天堂下面》,小說集《北京藏人》,中篇小說《綠波帶》《有個弟弟是活佛》等。

W020180529679673159758.jpg

遙遠的石頭

前不久看過一篇報道,說的是中國科學院南京地質古生物研究所“現代陸地生態系統起源與早期演化”研究團隊,首次公布了他們的一項研究成果,根據他們對西藏產的琥珀化石的研究,表明4000萬年前的西藏中部就如同今天的西雙版納,溫暖潮濕,處處是高大的龍腦香科植物。

W020180718564084412485.jpg

塔青和他的世界

塔青是西藏自治區那曲市申扎縣的野保員,正式稱謂叫野生動物協議管護員。申扎縣有42個野保員,塔青是他們的頭兒。

W020181216597924094602.jpg

雙湖,前世和今生(一)

在藏北色林錯,看見許多地方都設置有整齊的圍欄,我不解其意,了解以后才知道,有關部門本來是準備把色林錯周邊開發成一處高端旅游點,但圍上之后有礙動物的自由遷徙,現在已經開始拆除了。

W020180727811819639862.jpg

雙湖,前世和今生(二)

雙湖2012年11月建縣,我在雙湖入住的賓館看見一個紀念雙湖建縣的兩個巨大的藏式銅壺造型,取的是“雙壺”的諧音。其實雙湖縣名稱的來由,是因為曾經的政府辦公地附近分別有康木如湖和惹角湖兩個湖而得名。

201710291509245496656_140.jpg

雙湖,前世和今生(三)

在雙湖的兩天,沒有來得及深入到它的內部,但它給我的獨特感受,卻是在任何一個別的地方都無法獲得的。

组三复式